峰哥亡命天涯:料到自己肯定会被骂,“但在缅甸做电诈,多数不是被骗去的”

“妙瓦底生死36小时”的文章发布后,很快被推上了热搜。

作者是UP主“峰哥亡命天涯”(以下简称“峰哥”),他自诩是探险家,B站、微博粉丝数量均超100万。至于为什么要去缅甸妙瓦底镇,他自称有不解和好奇:

有关“嘎腰子”的传闻,当地真的具备这样的医疗手术条件吗?

对于电诈,当地政府已明确禁止外国人进入妙瓦底地区,为何还有人被骗至此地?

他们究竟是自愿还是被“胁迫”,在那里的生活究竟如何?

近年来,由于政局动荡、电信诈骗猖獗等原因,缅甸日渐笼罩在安全问题阴影之下。

近期热议的话题是,“中科院博士被骗至缅甸”:曾因经济困难,在求职过程中被骗至缅甸从事电诈活动一年,张先生近日返回国内。通过媒体,他讲述了自己的经历,并公布了“赎金”数额:5.9万元人民币。

一时间,缅甸再次进入公众视线。

峰哥则是主动选择前往缅东妙瓦底。

妙瓦底是缅甸与泰国接壤的一个城镇,位于缅甸东部克伦邦,是缅甸与泰国之间的主要陆路口岸,也是联系两国贸易和人员交往的重要通道。更为人熟知的是,当地规模庞大的“电诈犯罪聚集地”——KK园区。

当地时间9月10日上午6点,峰哥到达仰光机场,准备登上飞回国内的班机。在经历了36个小时的“旅程”后,他离开缅甸,将经历汇成《妙瓦底生死36小时》,称自己是“第一个不从事灰产主动去妙瓦底的中国人”。

对于网友提出的质疑,他自述,“可以提供各种拿命换来的照片来验证我说的所有。个人也非常希望能够协助相关部门抓住那些诈骗犯”。

9月15日,峰哥向时代周报记者细致地还原了此段“旅程”。

“知道肯定会被骂”

时代周报:能说下你出发的缘起吗?

峰哥:当时看到很多新闻,说到缅北诈骗,也涉及到“嘎腰子”器官移植的内容。我个人会觉得这是“反智”了。

一般来说,器官移植这类技术是比较高精尖的。我也和一些相关专业的朋友请教过,缅甸很难达到从事类似医疗的相关要求。去了之后观察到,缅甸和国内三、四线乡镇差不多。所以,这也印证了(我的)猜想。而且,我的习惯就是讨厌“反智”,“正确”才应该是言论的本质。

时代周报:在你发布文章之后,有网友留言觉得你好像是在为缅甸“洗白”,你怎么看?

峰哥:首先,我知道肯定会被骂。但做都做了,也就不在意后续的言论了。其次,我没有鼓励大家去缅甸旅游,也没说过缅甸安全,目前缅甸也不是(安全的)旅游国家。

况且,现在的缅北、缅东,全面禁止外国人进入,我怎么会“劝”大家去呢?

时代周报:那你是怎么去的呢?

峰哥:通过“非法途径”。

在仰光咨询了三位(中介),他们都有方法进入缅东妙瓦底,价格大几千。据我了解,大多数当地人都知道这条路线,他们可能有亲人在妙瓦底,或是有生意和妙瓦底相关。

但我无法评价说,走这条路线的所有人都是“违法”的。

时代周报:出发去妙瓦底,过程是怎样的?

峰哥:整个过程有十几个检查站,有的是军警驻防,还有的会有“村民”模样的人站着检查。

每过一个站点,司机会给“买路钱”,几千块缅币或者一万缅币不等,换算下来是10—30元人民币。当地人均收入很低,每月差不多500元人民币。

时代周报:据你了解,这条路线存在多久了?此前和现在有什么变化吗?

峰哥:一直都有,哪怕是缅北电诈被大家熟知后,也一直存在,只是合法与非法的变化。

之前也有大巴,费用大概30元人民币左右。后来,一方面是(当地)混战,另一方面是公路总是出问题,洪水、暴雨。两个原因叠加,大巴取消了。

“不相信‘嘎腰子’会在缅甸发生”

时代周报:到了妙瓦底酒店,前台不让你入住,当时你是什么感受?

峰哥:那句 “No room”和前台的表情显得很“鄙视”。或许是认为,外国人来这里都与电诈有关。

我觉得她的反应也很正常,因为本身来这个地方干(电诈),字面意义上的理解是,“犯罪份子”,他们也不可能欢迎你。

时代周报:进入大象园区,那里是什么景象?

峰哥:很多的办公楼,还有商超。东南亚很多地方我都去过,所以也没什么担心。但是,园区里面的开销很高是我没想到的。

路过的一家川菜馆,一个菜折合成人民币要40—50元,一顿饭100元人民币。

园区里不只有盒饭。

在回仰光的路上遇到一位做电诈的人告诉我:在园区里,他的每月生活费杂七杂八就要4万(人民币)左右,吃饭2万(人民币),住宿2万(人民币)。一些额外对娱乐活动,开销也要1万(人民币)左右。

当然,不排除这是夸张的说法。

在园区里,每月衣食住行的成本直线上升,相比外面翻了好几倍。有一种说法是,园区内的所有东西都是要被“物业”抽成的,也就是要交“物业费”。物业可能有军方的投资,也可能是由军方接管。所以,这条“偷运”路线才会一直存在。

时代周报:电诈园区的成本为什么这么高?

峰哥:首先明确一点,他们(电诈从业者)不是来这里(园区)上班的。

很多人把这个概念混淆了——“他们”,是“罪犯”。我们不能以正常上班去认知。公司只是一个壳子。实质上,他们就是在一起做诈骗。至于高成本,这不是所谓的“生活成本”,而是“犯罪成本”。

时代周报:你说,“在妙瓦底他们骗国人钱,回国后撒谎卖惨博同情,骗两次,赢两次”。为何有这个想法?

峰哥:我之前说大家太容易跟“犯罪分子”共情了。很多人(电诈从业者)说自己来自农村,找不到工作,生活不易,家人生病。这一套说辞很有迷惑性。实际上,大部分人的生活也都是不易的。

电诈从业者也来自天南海北。这些人没有太多的是非、法制观念。他只会觉得想要挣大钱,闯一闯。

时代周报:这一趟旅程里,你的疑问得到解答了吗?

峰哥:没有完全解答,但“嘎腰子”是肯定不可能的。

至于电诈的话,我遇到的人(KK园区的电诈从业者)是这么告诉我的:99%的人不是被骗的。这点,坦白说我是可以理解的。现在是禁止去到妙瓦底的,那去那里是干什么的,怎么去的呢?

“电诈团体”是犯罪组织,Ta是利益共同体。更何况,哪有人会主动承认自己是要去干诈骗的。

时代周报:关于缅甸电诈,你会觉得有某种道德困境吗?

峰哥:这不是我能解决的问题。我只是记录个体,还原现象,但很多深入的的问题我其实是无法解决的。

“威慑力很强”

时代周报:当时,你为什么要对警局和一些军用设施进行拍摄?

峰哥:几天前,(妙瓦底)警局被轰炸(注:央视新闻援引缅甸媒体报道,当地9月3日傍晚,妙瓦底市的一警察局遭到无人机多次投掷炸弹袭击,导致包括警察局长在内的3人死亡,十余人受伤。),看到现场的时候下意识的犯了职业病。尽管知道危险,但在全球的互联网上,我几乎找不到任何近年关于妙瓦底视频,哪怕是街景,所以才会想要拍摄和记录。

时代周报:因为这个举动差点就要坐牢,会后悔吗?

峰哥:事已至此,心理状态很复杂,可能是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。我想到生命可能就此定格,但现在回过头来看,其实比较矫情了。事实上,就是拍了军事设施被警察抓住了,仅此而已。

时代周报:在警局,翻译告诉你(警察)只是要钱的时候,你松口气吗?

峰哥:挺开心的,给钱肯定比蹲监狱好。一开始,我是做好了蹲监狱的准备,但是翻译说他们只要钱,当下就感觉看到了希望。

时代周报:在文章提到,有穿迷彩服的人跟你说,要送你去园区工作。当时你怎么想的,又是如何回复的?

峰哥:我当时只能理解成开玩笑。哪怕心里相信,我也只能嘴上理解成开玩笑。我就双手合十说,Please no,不停跟他求饶。总之,他说要送我去园区,其实给人的威慑感很强。

时代周报:后来,警方向你要钱了吗?

峰哥:警方没有。后面关于“钱”,是跟克伦民族联盟(缅甸少数民族地方武装)在酒店谈的。他们的意思是,我给他们添了很多麻烦,要让我交服务费。

至于具体的金额,我就不说了。无论多少,其实都会对大家带来误导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惠生活 » 峰哥亡命天涯:料到自己肯定会被骂,“但在缅甸做电诈,多数不是被骗去的”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